正文部分

只要得到他们

我们刚吃完午饭不久就有侍女来报巫天良派总管比斯麦尔把五百多奴隶带到天香楼来了,奴隶已经在天香楼后院里整队完毕。我让侍女把比斯麦尔到我这儿来。不一会儿,侍女领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和一个老头进入了客厅,那个中年人就是比斯麦尔,老头的身份就不得而知了。比斯麦尔先是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不知少爷对当今天下有任看法?”我听到比斯麦尔的话,就觉得这个比斯麦尔不简单,虽然我知道他的实力不怎么样,但这个人的智慧却是不可小看的,于是我说道:“您是比斯麦尔先生吧,在下早已听闻过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当今天下乱世已成,正是有志之士进取之时,不知先生以为如何?”同比斯麦尔一起来的老者一直一句话没说。比斯麦尔听后在笑说道:“欧阳少爷真英雄也,那少爷认为争霸天下当以何为先,从何而起呢?”我直觉告诉我,比斯麦尔问我这些不会没有原因,也许对我有好处。于是说道:“欲争霸天下,必先得民心,以目前形势还不适合,当天龙帝国皇帝归天之日,就是我等并起之时,那时天龙必乱,各国必将争相图之,我只须守住一个要地,高筑墙,广积粮,广招贤才,训练精兵,待天下诸方元气大伤之时,即为我取天下之时,而争霸天下之始就是这天翼谷地。”这时那老者大声说道:“好一个‘高筑墙,广积粮,广招贤才,训练精兵’,有统帅之才,若公子不嫌老夫年迈,愿附公子骥尾。”还没等我回话,比斯麦尔就说道:“如公子不嫌在下,在下也愿附公子骥尾,这位是法兰克王国大将许牧老将军,被人陷害沦为奴隶,一直在奴隶市场训练角斗士,公子一定听过,不过现在老将军中了封神印,只有用圣灵避邪才能解印。”听完比斯麦尔的话,我知道他想让我为许牧解除封印,于是我对羽衣说道:“羽衣,你现在能用圣灵避邪吗?”羽衣点点头,走到许牧面前说道:“老将军,平心静气,我要开始了。”许牧闭上了眼睛,羽衣开始凝聚光元素,不一会儿,一个白色光球从羽衣手中发出没入许牧体内,许牧身上爆出了金黄色的斗气。许牧激动地对羽衣说道:“多谢小姐,没想到我许牧还有恢复力量的一天。”羽衣连忙把他扶了起来,然后回到了我身后,这时我对他二人说道:“不知比斯麦尔先生和许老将军为何要找我,当今天下比我强的人大有人在,为何二位不去找别人呢?”比斯麦尔答道:“虽然公子现在还没有一寸土地,但以公子和各位小姐之能要想成为一方霸主不是难事,我比斯麦尔一生只求一统一天下的明主,然而我曾游历天下十年却不遇,如今观公子在奴隶市场的表现,则知公子天纵之才,必能如我之愿。”许牧则说道:“我许牧征战杀场三十年,见过无数厮杀,一直在想为何大陆上的各族为何不能和平相处,而不断的杀来杀去。在我被陷害后,我才明白只有大陆一统,各族平等才能使大陆太平,但我已沦为奴隶之身,本以为永无出头之日,却见到公子乃牧之幸也。”我又问道:“二位何以知道我要取天下,而非为一己之私?”比斯麦尔说道:“公子在奴隶市场见到那些奴隶时的悲愤别人没见到,我是见到的,公子对待奴隶能如此,那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公子买了五百多的奴隶,却要巫天良好好待他们然后送到天香楼,而且这些奴隶都是极有天赋,只要稍加训练就可成为一支劲旅,这根本不是护卫所需要的,而且公子还向铸剑池买了大量的装备,这绝不是一支护卫,而是一支军队。”我想了想说道:“先生神目如电,在下佩服,看来在下还是幼稚了。但不知先生是如何知晚在下要向铸剑池买装备,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发生呢。”比斯麦尔说道:“虽说现在天翼各大势力间经纬分明,但是有一两个探子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各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只有知古斋始终无法派人混进去,每次派去的人都失踪了。像这次公子打算买装备,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沉思了一会又对两人说道:“那么说巫天良也该知道这件事了,那么对两位先生此来,巫天良可有什么反应?”比斯麦尔说道:“巫天良能在此地经营数十年,绝非偶然,但这次他却走眼了,他以为公子是为了对付什么人,才准备在天翼谷地训练死士,所以才肯让许牧将军出来为您训练那些人。”听完比斯麦尔的话,我想了想说道:“那就按照巫天良的做吧,我们就装作训练死士,现在先不要惊动他,不能让他有了警觉。以两位之见,要想取得天翼谷地当从哪一方面做起呢?”比斯麦尔立刻说道:“目前天翼谷地共有五股大的势力,只要控制这五股势力就可控制天翼谷地,公子当务之急是训练一支忠于公子且能威慑这五大势力的力量,然后伺机消灭奴隶市场和赌坊,然后压服知古斋和天香楼,至于铸剑池,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对公子可以说是无害的。等到公子实力足够时再将其消灭。”我又问道:“两位对知古斋知道多少?”比斯麦尔说道:“知古斋在天翼谷地已经存在二十年了, 一句玄机解一肖但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其真正的实力,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甚至它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 香港马会公式规律大全只知道其总管是一个叫索罗斯的五十多岁的人。”“那现在奴隶市场的情况怎么样?”比斯麦尔接着说道:“现在奴隶市场在大约五千五百人,但在天翼镇的只有一千五百人,在天翼镇北三十里有一个叫黑石谷的山谷里有二千人,守着十万奴隶,由巫天良的儿子巫朗统领,其它的都分布在各地贩卖奴隶。在奴隶市场西边的一个小院的地下室里有一百多个高手,现在都被训练成角斗士,为每三个月一次的角斗做准备。那些人才是奴隶市场里最强的战士,只要得到他们,公子的实力就会提升很多,因此我建议公子救出那些人,并让他们为公子效力。”听完比斯麦尔的话,我对二人说道:“当在下大事可成之时,必重谢二位先生。”说完对比斯麦尔和许牧拜了三拜,比斯麦尔二人则跪下说道:“誓死追随主公。”我将二人扶起后说道:“我们先去看看我买回来的那群人吧。”说完就带头离开了客厅,比斯麦尔和许牧连忙走到前面带路,月儿诸女也跟在我身后。当我们来到天香楼后院时,那五百多人已在院子里站成了整齐的队伍,旁边有八十多个奴隶市场的人和三十多个天香楼的人在监视着他们。我们来到了那群奴隶身边,我对比斯麦尔说道:“总管先生,谢谢您和您的手下把它们送过来,月儿,送给总管先生他们二千金币,让各位兄弟喝几杯茶。”听到我说完,月儿就将早就准备好的二千金币交给了比斯麦尔,比斯麦尔将金币递给另外一个人后对我说道:“那就多谢欧阳少爷了。”我接着说道:“总管先生,请您下令让您的手下把他们的镣铐打开好吗?”比斯麦尔犹豫了一下说道:“少爷,这样不好吧,万一他们伤害到您或是哪位小姐,那在下就……”没等比斯麦尔说完,我就说道:“总管先生,安全问题您就放心吧,我们的安全不会有问题的,再说这里还有这些天香楼的管事,就是闹起事来也会帮忙的。”比斯麦尔向我笑了笑说道:“那好吧,兄弟们,把他们的镣铐解下来,我们回去了。欧阳少爷,欢迎您明天光临角斗大会。”我说了一声好的,就和比斯麦尔一起站到了一边。在那八十多个贩奴军的帮助下那五百多奴隶的镣铐都解开了,在向我告辞后,比斯麦尔带着贩奴军离开了,而许牧却留了下来,显然是得到了巫天良的批准。当我确定贩奴军全部走完以后,我走到了那群奴隶面前说道:“不管你们怎么想,你们现在自由了,如果不想留下的到旁边领十个金币就可以走了,愿意留下跟着我的从现在起就是我的手下。”那群奴隶好像没有了解我的话或是不相信我,一个个都漠然的看着我,不发一声。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于是我对他们说道:“好了,现在要走的可以去左边领金币了,其他的就在右边排好队。”月儿她们又拿出了一袋金币,资料专区在我又重复了一次后,那群人却还是没有一个要走。最后有一个兽人族的大个子对我说道:“少爷,我愿意从此追随您。”他说完后就跪了下来,其他人都跪了下来。我走到他身边把他扶起来,然后叫其他人也起来后,我问道:“你为什么愿意追随我?”那个兽人挠了挠头答道:“因为俺知道在那些女孩子中有两个是咱们兽人族的,而且她们在您身边很快乐,所以我相信您是好人。我原本以为要在哪个煤矿去挖煤的,或是到什么地方去做苦役,而您却让我们自由,所以我要跟着您,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被人卖了。”众人听到他的话都被逗笑了,他见到大家都在笑,说道:“俺说的是实话呀,你们咋不信呀?”于是惹来了更大规模的大笑,洁丽那个小丫头更是笑得倒在了温丽丝的怀里。看到众人的样子,我把双手举过头顶晃了晃让他们停下来,然后说道:“既然你们决定跟着我,那么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欧阳飞云的手下,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们用你们的努力让大陆上的人都记住你们,让你们的荣誉长存,我将带领你们去改变这个世界,让所有不平都消失,我会带着你们一起战斗,让你们分享我的荣誉,让荣誉和我们同在!”众奴隶都大叫起来了“荣誉与我们同在”,声音此起彼伏,我想这群原来的奴隶只要训练得当的话就会变成大陆上最可怕的一支部队了,脸上不禁流露出了笑容。看着他们那激昂的斗志,我对他们说道:“大家先静一下。”众人听到我仍有话说,马上就恢复了安静,于是我接着说道:“站在我身边的这位老先生就是四十多年前与天龙第一将萧老将军大战的法兰克大将许牧将军,从现在他将是你们的教官,我也会对你们进行训练,现在请大家排好队,我要把你们分成几个小组,以便以后的训练。”在忙活了一阵后,我终于将这五百三十二人分成了五个中队和一个三十二人组成的小队。这个小队全是由女性组成,而且个个都资质上乘,容貌也不差,我打算由她们负责服侍月儿她们。我将十人编成一个小队,十个小队组成一个中队,那五个中队都任命了临时的中队长和小队长,然后就宣布了纪律:团结一致,不扰民,勇敢果断,忠于职守等等。正当我在宣布纪律时,一个天香楼的下人走了过来向我行了礼后说道:“启禀欧阳公子,铸剑池的崔总管带人来了,要见您。”我对他说道:“你去把崔总管他们叫到这儿来,就说我们的生意在这儿谈比较好。”不一会儿崔平就带着二十多人来到了我的面前。我走到崔平身边对崔平说道:“崔兄,麻烦您和各位朋友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还请各位为他们量量身形,好为他每人打造一套装备。”崔平说道:“欧阳少爷客气了,我们商人只要有利什么都可以做,别说这多跑点路了,何况,欧阳少爷的还是大生意,我们跑这点路就更不算什么了,以后如果欧阳少爷有什么需要就请直说,我们一定为您做好。”说完就转头对他带来的那些工匠说道:“各位兄弟,动作麻利点,欧阳公子多给了两分的费用就是要我们交货快一点,因此我们也就抓紧时间,到时大家都有好处的。”那些工匠说一声好,就开始了忙碌。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崔平对我说最迟明天晚上就可以交货,然后就带着他的人走了。在崔平走了后,我和许牧就开始对那五个中队进行训练,而月儿她们则开始对温丽丝四人和那三十二个少女组成的侍卫队。我们就这样在训练中度过了一个下午,到太阳下山后我现在的这些手下都回到了单姨给他们安排的地方休息,而我则带着月儿她们和侍卫队回到了我们住的小楼。晚饭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但当我进入自己的寝室时看到羽衣已经穿着一件丝质睡袍坐在桌边。看到我进了房间,羽衣就站起来向我迎了过来。我抱住羽衣吻了一下她的红唇,然后就把她横抱起向床边走去。当我把羽衣放在床沿上后,她虽然有一丝羞涩,但还是伸手解去了身上洁白的衣衫。看着眼前无比动人的身体,我几乎停止了呼吸,只知道呆看,下午的威势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在解除了我的衣服后,我与羽衣相拥倒在了床上,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吻羽衣,从红唇到那鲜红的蓓蕾,在我无畏的进攻下,羽衣从未失落过的关隘很顺利的就被我攻破了。接下来,是一次次的一败涂地,也在一次次的被我送上了一个个痛苦和快乐的高峰。泻了五次之后的羽衣终于身心俱伏软绵绵的伏在了我的胸上,呢喃道:“爷,羽衣好爱你,羽衣要永远留在你身边。”我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长发,羽衣不久就在我怀里睡着了,我也紧紧抱住羽衣沉沉地睡去。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天早已经亮了,在我感觉里,羽衣虽然闭着眼,但却已经被我醒来时的动作给弄醒了。我也不理她,昨晚虽然和她缠绵了大半夜,却还没来得及好好看她,当下我把被子一掀,细细品味她那惊心动魄的酮体。柔和的阳光投在她身上,好像给她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给人一种圣洁无暇的感觉。她就睡在长长的头发上,纤细的眉毛以一种极好看的弧度微微扬起,秀气的额头,小巧的鼻子,脸颊上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红色,纯净明亮似水流过,让人情不自禁起了怜惜之念,洁白纤细的脖颈,高高耸起的玉乳,不堪一握的柳腰,下面是两条修长的大腿,比婴儿还要光滑的皮肤看上去好像涂了奶油似的荡漾着柔和的微光,使羽衣整个人看来像神手中完美的雕塑,使人情不自禁的沉醉于她的美丽。羽衣一动不动,显然她也知道我现在观察她,不过脸上那抹红晕却更红了。我不由大乐,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当下展开了在月儿诸女身上练出来的调情手法,两只手和嘴在羽衣身上纵横肆虐,品味着羽衣的唇、肩、乳,还有……很快羽衣就喘着气再也装不下去了,全身都在我的手下颤抖了起来。我看着羽衣笑着说道:“怎么,还要装睡吗?”羽衣初经人道,全身上下还没被开发过,更别说我故意用了百战百胜的调情手法,立刻就迷失到不知道哪去了。我见天已大亮,已经不容我们再缠绵了,只好在羽衣耳边说道:“羽衣,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起床了,要不然过会月儿她们就又要笑话你了,你要是再装的话,我可要再和你做一次昨晚的运动了。”羽衣听到我的话,马上就不敢再装了,睁开了眼睛,对我笑了笑说道:“爷,您醒了,让羽衣服侍你起床吧。”说完就起身帮我穿起衣服来,起床的时候,小妮子勉强支起了身子,不过起身的时候还是差点摔倒,不由吓了我一跳,连忙将她扶住说道:“你没事吧。”没想到小妮子却扑到了我怀里说道:“还不是爷您昨天晚上太凶猛了,嘻嘻。”当我和羽衣来到一楼的大客厅时,月儿诸女早已坐在桌边等着我们了,而且桌上也摆好了早餐,昨天带回来的侍卫队员则开始当起了侍女。当我和羽衣坐下后,早餐就开始了,席间诸女又调笑了羽衣一阵,早餐就在诸女的嬉闹之中结束了。吃完早餐后我就带着月儿诸女离开了天香楼,因为今天早上九点钟,角斗大会就要开始了。但由于不想让羽衣五女再想起过去的不快,我就没有带她们一起去,只带了月儿六女,而让羽衣五女和侍卫队的人都留在了天香楼,我和月儿六女乘马车来到了财旺奴隶市场。

  福彩双色球第2020018奖号开出:05 07 08 11 17 22   13,红球首尾间距为17,和值为70,最大间距为6,包含连码组合:07 08,包含重号:07,包含同尾号:07 17,蓝球为1路号。

  为了精准对接全市企业复工复产需求,固原市税务局整合全市办税资源,一季度通过多种方式为各类企业减税降费1.67亿元。

  双色球第2020028期奖号为:05、06、15、18、26、32 08,三区红球比为2:2:2。

,,一尾中平特公式规律

Powered by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